当前位置:您的位置:宁波市东恩中学 > 教学科研 >  
疫情之下 一个留俄学子的生活感悟
文章作者:宁波市东恩中学 更新时间:2020-05-09 23:28:09
常乐收到的健康包。常乐收到的健康包。

  窗外,阳光在微微跳动。一眼望去,一幢幢住宅楼前,已经插起了象征节日来临的俄罗斯国旗。只是今年的5月,本该充满节日氛围的莫斯科,却缺席了以往熙攘的脚步与漫天的欢呼。

  作为一名留学俄罗斯的中国学生,我的身边有在一番纠结之后选择回国的,但更多的人则像我一样,在担忧旅途风险与日后能否按时回来完成学业的权衡之下,最终选择留在学校。

  回望过去的4个月,我已经很难回想起心理状态的细微变化。今年2月初,我去瑞士日内瓦参加访学活动,2月12日回到莫斯科,也开始了在莫斯科的独居生活。

  3月中旬,俄罗斯疫情开始扩散,莫斯科大学的课程也改为线上。我回到学校帮一位学长盖章,当时系门已封,老师站在系门口等我。看着马路上稀疏的车流,外办老师默默说了一句:“不知道今年什么时候,我们能再回到系里。”那时的我们都不会想到,俄罗斯疫情的发展形势。

  3月底,俄罗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上升速度很快。在网课作业的压力与对自身健康安全的担忧之下,我的心情很差,也时不时冒出回国的念头,但在父母劝说之下还是打消了。

  4月4日晚,我的同乡学妹琳雅给我打来电话,在为要不要跟父亲一起回国而焦虑。最终,她经过20个小时不吃不喝的艰难归途,回到国内。在她看来,一人独居在莫斯科,心理压力太大,劝说我也回国。

  随着疫情的蔓延,我已经不再出门购物,好在俄罗斯的网购服务还在照常运行。每次收快递时,我都戴着手套接过送货员放在1米之外的袋子,再小心翼翼地对商品包装进行消毒。从不屑于囤太多食品到逐渐增大网购食品量,我减少了出门收货的次数,进出宿舍也戴好口罩。每当我觉得孤独时,会上网看看和我一样留在其他国家的中国留学生的生活。

  让我欣慰的是,我们的健康包马上就要送到了。4月17日,中国驻俄罗斯大使张汉晖对话在俄留学生,嘱咐我们注意防护,言语之间充满了如长辈般的细致与关切。更让人感动的是,就在隔天,我收到了学联志愿者上门发放的健康包。打开这份来自祖国的珍贵礼物,我看到健康包外包装上写着“砥砺前行,中华同心”,里面有足量的医用口罩、连花清瘟胶囊、中药香囊、防疫手册以及一封鼓励信。

  在我收到健康包的当天,微信朋友圈关于健康包的话题刷了屏,“祖国是我们坚强的后盾,太感动了!”“平凡的我们,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有人关心着、惦念着,因为我们身后有个强大的祖国。”“终于收到了健康包!欣喜、感恩、激动!” ……一条条晒健康包的朋友圈,点亮了我们这群留在莫斯科的中国留学生的生活。

  领到防疫物资,得到来自祖国的关怀,越来越多的学生决定留下来,按部就班地完成学业。

  “我一切都好,生活物品充足,也没憋出啥心理毛病,暂时不会考虑回国,你们也别担心我。”这是我最近和父母视频通话时常说的话。

  5月初的莫斯科,几场淅沥的春雨过后,窗外就从光秃一片变成绿色盎然。透过窗纱,清凉的空气中满是泥土与新嫩树枝的味道。日益蔓延的疫情之下,大自然仍遵循规律地变换着。

  “一切都是瞬息,一切都会过去” ——最近,普希金的这句诗在俄罗斯各大线上文学沙龙中常被诵读。我的俄语老师说:“这大概就是我们现在需要的乐观主义。”透过视频,她的眼里闪着温柔的光。

  我想,这个春夏,也一定会在我的留学生涯中,留下难以忘怀的一页。

  实习编辑:李璇  责任编辑:赵润琰

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
 

 |网站主页 | 网站地图| 站内短信| 东恩论坛 |网管信箱 |

宁波市东恩中学 版权所有 ALL Right REserved

地睛:宁波市灵桥路164号 邮编:3150000

 

宁波市东恩中学技术支持